浙江股票配资

我的账户
海州新媒体

自媒体资讯干货

亲爱的游客,欢迎!

已有账号,请

立即登录

如尚未注册?

加入我们
  • 客服电话
    点击配资开户 客服

    浙江股票配资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400-000-0000

    电子邮件

    xjubao@163.com
  • APP下载

    海州新媒体APP

    随时随地掌握行业动态

  •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海州新媒体公众号

海州新媒体 网站股票配资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相关买卖不发表 三五互联递送整改陈述

2020-04-18 发布于 海州新媒体

浙江股票配资  4月15日,三五互联(300051,SZ)发布公告称,其已根据监管要求向厦门证监局报送整改报告和责任人书面检查。

  三五互联报送这份整改报告的起因,是3月19日公司收到了厦门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厦门证监局对三五互联的检查过程中,发现公司存在独立性不强、关联交易未经审批并及时披露、董监高未勤勉尽责、法定代表人长期不变更四个方面的问题。

浙江股票配资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四个问题都指向了三五互联的实际控制人龚少晖。龚少晖也于半个月前刚刚向厦门证监局报送了学习与改进报告。

  《每日经济期货配资 》记者注意到,近期监管机构对于三五互联的关注,大多与三五互联拟并购一家网红公司有关。

  4月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对三五互联、龚少晖和三五互联董事长丁建生做出“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而这个“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很可能触发到交易所规定的“不得发行证券”情形,影响到三五互联的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进而影响到这桩并购案。

  关联交易不披露

浙江股票配资  龚少晖于2019年8月20日卸任三五互联的董事、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然而,也就是三五互联公告龚少晖卸任的同日,龚少晖就与三五互联签署了一份《顾问协议》,约定三五互联每月向龚少晖支付顾问费42972.5元。

浙江股票配资  问题在于,三五互联与实际控制人之间签署《顾问协议》构成了关联交易,而这项关联交易却未经三五互联的董事会审议,也未及时对外公告。

  直至今年的3月24日,即厦门证监局做出《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的数天后,三五互联才对外公告了该事项。

浙江股票配资  深交所也就该事项向三五互联下发了《关注函》,三五互联回复称,鉴于龚少晖在业界拥有多年经营管理经验和相关资源,公司决定与龚少晖签订《顾问协议》。

浙江股票配资  值得注意的是,龚少晖与三五互联之间的《顾问协议》约定的服务期限并不确定,这也导致了这项关联交易的金额不确定。

  对此,三五互联在公告中承认协议约定“服务期限为协议生效之日起至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确实存在不合理性,而之所以签署成这样的原因乃是经办人疏忽。

  三五互联解释称:“经办人直接套用了协议格式文本,未将格式文本中的‘服务期限为协议生效之日起至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正确修改为原意的‘服务期限为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6个月’。”

  从去年8月至今,龚少晖从三五互联累计领取到了顾问费约25.78万元,三五互联称龚少晖已经向公司退回了全部顾问费。

  厦门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三五互联董事长丁建生在审批时未充分评估顾问服务的必要性和可持续性,也未提交董事会审议,履职不审慎。

浙江股票配资  此外,对于龚少晖卸任后仍在三五互联报销差旅费、龚少晖控制的公司员工在三五互联办公等情况,三五互联称已整改完成。

  或导致并购计划终止

  除了厦门证监局对三五互联下发了《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之外,交易所也对三五互联、龚少晖和丁建生做出“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和《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对于重大资产重组和发行证券都有明确规定:“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最近12个月内未受到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

  而三五互联也因此很可能触发了上述条款,导致无法在短期之内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和发行证券。

  三五互联称,其初步判断属于规定的“不得发行证券”的情形,公司无法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资产及募集配套资金,重大资产重组存在被终止的可能。

浙江股票配资  今年1月22日,三五互联违规披露了一份重组提示性公告,拟并购婉锐(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婉锐),切入MCN(注:指通过聚合内容创作者并提供价值服务来获取盈利)行业。公司股票因此涉及网红概念,股价大涨。

  2月20日,龚少晖的离职锁定期解除。当日,三五互联发布了《配资公司 大股东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据该公告显示,龚少晖计划未来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2194万股,占三五互联总股本的6%。

  违规披露并购网红公司、股价大涨、离职锁定股解禁、减持公告,这四件事都发生在了短短的一个月之内。

  深交所也曾对三五互联下发关注函,要求三五互联“结合本次交易的可行性核实说明是否属于忽悠式重组”。

  深交所在《公开谴责处分的决定》中称:“三五互联未申请股票停牌就直通披露了《提示性公告》,公告披露后三五互联股票价格连续八个交易日涨停,期间三次达到交易异常波动,造成了严重的市场影响。”

  而对于上海婉锐并购的诸多细节都显示出了这场并购的“仓促”。

  三五互联公告显示,龚少晖经人推荐,于2020年1月15日与上海婉锐进行初步接触,通过几日电话沟通后,认为上海婉锐较为优质,要求三五互联与上海婉锐的控股股东萍乡星梦工厂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订《重大资产重组意向协议》。

  而如此仓促的并购,三五互联时任财务总监佘智辉和时任董事会秘书许欣欣表示异议辞职。

  “丁建生在知悉实际控制人龚少晖拟对三五互联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并以法定代表人身份代表上市公司签署重组意向性协议、部分高级管理人员对交易筹划及决策流程存有异议并提出离职等情形下,未将相关事项及时报告董事会且自行决策对外发布公告,引发公共媒体较多的关注和报道,市场影响恶劣。”深交所的《公开谴责处分的决定》中有这样一段表述。

  4月15日,三五互联报收于9.09元/股,下跌2.99%。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海州新媒体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Get最新资讯

相关分类
热点推荐
关注我们
海州新媒体与您同行

浙江股票配资客服电话:400-000-0000

浙江股票配资客服邮箱:xjubao@163.com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海州新媒体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海州新媒体 X1.0@ 2015-2020